学致家教网    当前所在城市:昆明 【切换城市

给女学生发卫生巾:让贫困地区生理知识不

所属类目 :教育资讯

发表时间 :2020-12-22

关注 :121

(原标题:给女学生发卫生巾的男老师:让贫困地区生理知识不“贫困)

看到自己给学生分发卫生巾的视频上了热搜,杨飞凡有些意外,但也感到开心,“我觉得大众对贫困地区孩子生理和心理健康的关注都在增加。”

给女学生发卫生巾:让贫困地区生理知识不贫困

杨飞凡给学生上生理卫生课,带学生一起做卫生巾吸水性实验的照片。 受访者提供

33岁的杨飞凡是广西巴马县东山乡长洞小学的支教老师,今年是他支教的第八个年头。12月15日,一段杨飞凡给女生分发卫生巾的视频在社交媒体平台传播,引发网友关注。作为一名男老师,光明正大地给女学生分发卫生巾并让她们不要害羞,让他获得了许多网友的点赞,“我觉得我直接给女生发卫生巾是个很正常的事情,我平时也会给她们上生理卫生课,她们虽然贫困,但生理知识不‘贫困’。”

谈起这位支教老师,长洞小学的孔老师说,杨飞凡平易近人,教学生学会生活和做人,“他主要教孩子们一些生活技能,这些我们都没法教的。”

与其他支教老师不同,杨飞凡教授的课程更“接地气”,涉及范围广,除了生理卫生课,他教授的课程还包括理发课、厨艺课等。

杨飞凡称,之所以教授这些课程,是因为他独特的成长经历。杨飞凡也曾是一名留守儿童,最终在爱心人士的资助下上了大学,顺利完成学业。“父母从小不在身边,我明白很多生活上的知识和问题在课堂上是学不到的,也了解在成长过程中留守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我希望将这些知识教授给他们。”

杨飞凡坦言,在巴马县支教的这八年,人们对贫困地区孩子的关注在发生变化,“最开始人们主要关注物质生活方面,比如贫困地区的孩子能否吃饱穿暖?现在大家会慢慢关注到孩子的心理成长,比如性知识的普及等等。”经过八年的支教实践和研究,杨飞凡也有了自己的一套教育理念。

【对话杨飞凡】

“男性很有必要了解女性健康”

澎湃新闻:你分发的卫生巾等生活用品都来自哪里?

杨飞凡:日常分发的日用品主要来自爱心人士的捐赠和我自己及其他老师购买。我们一般会按寝室分发,尽量每周都发一次,以防孩子们不够用。

澎湃新闻:在分发卫生巾时,你会给孩子们普及生理卫生知识吗?

杨飞凡:会。我每学期都会给他们上生理卫生课,一般一学期上两三节,课程内容也根据年龄段来划分,比如一二三年级,会让他们了解男女生的生理构造有哪些不同,四五六年级的孩子,就教他们卫生用品的使用。还有一些更高年龄的孩子,课程内容就会涉及性安全、性保护等方面。

澎湃新闻:你教授生理卫生课的初衷是什么?

杨飞凡:我的初衷是希望孩子们能全方面地发展,也希望通过让他们学习男性与女性的生理健康知识,加深他们对男性和女性的了解,培养他们的性别意识。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教授生理卫生课的?

杨飞凡:我的课程比较大胆,所有的课都会让男生女生都参与进来。我认为男性很有必要了解女性健康,因为大多数的男性和女性都会组成家庭,所以在教女性生理健康知识时,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男生也该参与进来。

在讲课过程中,我不希望给他们枯燥地讲道理,每次的课我都会设计成有趣的实验,比如让孩子们把水倒在卫生巾上,看看它的吸水性如何?或者将卫生巾拆开,让他们学会识别里面的材料质量,看看是不是有污染,有染色剂,或有异味?这样一来,课堂变得好玩又有趣,道理还可以深入其中。

澎湃新闻:通过这样的方式教授,孩子们的反应如何?

杨飞凡:最开始大家很害羞,甚至哄堂大笑。但当你将这些知识与他们的生活联系起来,他们很快就能接受。比如告诉男孩子们,如果我们现在不重视卫生巾的质量问题,那么未来他们组建了家庭,做了爸爸,但他们的下一代因为妈妈曾经用过劣质的卫生巾,身体受到污染,生了病怎么办?这样的方式不会让他们觉得这件事和他们没关系,而是与他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这样自然能引起他们的重视,也让他们能更坦然地去学习生理健康知识。

澎湃新闻:在未来生理卫生方面的教育会有哪些新打算?

杨飞凡:未来我打算在如何使用卫生用品上涉及更多的方面,比如如何使用胸罩,甚至关于避孕药,避孕套的知识等等。同时也会延伸到性侵、自我保护等方面,通过给他们看一些影片和新闻报道,让他们知道哪些隐私部位不能被触碰,什么是性侵害,遇到性侵害事件该怎么预防等等。

“我要帮助留守孩子学会追求幸福”

澎湃新闻:你的教育理念是怎样的?

杨飞凡:首先我希望让孩子明白,他们学习的最终目的是什么,我认为是学会追求幸福。但幸福很抽象,是一个美好生活的状态。所以我把它具体化,设计成一个课程体系,名字就叫幸福人生。我设置了七个场景,包括家庭、学校、社会、职场、自然界、网络虚拟世界、内心世界,然后根据这七个场景设计了七种课程和实践活动,让他们能在相应的场景中学习相应的技能。比如之前提到的生理卫生课,就在家庭场景下,属于家庭教育的范畴。

我在课程安排主次的排序上也做了研究,制作了一个金字塔形的示意图。金字塔最底层的生命安全是最基本的,我觉得孩子首先要保证生命安全,我会教他们自然灾害的防御,人身安全的保护等等。只有生命安全保障后才能保证其他方面,比如身心的健康,情感的融洽,兴趣爱好的培养等等,最后学会奉献,达到一个幸福的状态。

澎湃新闻:你研究出这套教育体系花了多久?

杨飞凡:我从2013年就开始研究乡村留守儿童的生活状态,再加上之前我在城市的幼儿园也做过相关工作,所以接触过的孩子年龄范围比较广,从幼儿园到上大学都有。除了在学校给他们上课,我还会开设冬令营夏令营,开办支教超市,带孩子们走出大山游学研学等等。这些活动往年有公益组织资助,但今年因为疫情,公益组织也资金困难,所以今年我自费组织了冬令营。

澎湃新闻: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是怎样?

杨飞凡:因为长期在一线支教没有工资,但又需要维持生活,所以我会出去打打各种零工,销售,保险,导游,理疗师,培训师等等我都做过。现在我做驻唱歌手,会接一些演出活动,这样短平快,也方便支教。

澎湃新闻: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杨飞凡:我预想在一线支教的周期是十年,现在还有两年。两年后一些一线的支教任务比如课程教学,举办活动的事情会由我的一些大学毕业的学生来做,我会给他们提建议。之后我希望能建立一个免费的支教基地,将我多年总结的支教经验和课程融合,利用寒暑假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提供多元的教育资源,我也希望我多年的支教经验和案例能够给未来的支教工作者提供一些参考。

冉蓉蓉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责任编辑:冉蓉蓉_NBJS12526

Copyright 2020 © 学致家教网 备案号:辽ICP备2021002800号辽公网安备 21080302000348号

客户服务热线

18100887689

微信号

zh2905234572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