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致家教网    当前所在城市:昆明 【切换城市

学生期末成绩须"正态分布"?

所属类目 :教育资讯

发表时间 :2021-01-23

关注 :110

“我是老师,不是行政考核的工具。”1月14日,一张疑似中南大学软件学院吴姓教师在朋友圈“吐槽”教务办强制要求学生成绩符合“正态分布”的图片在网络流传。

网传朋友圈截图中,吴姓教师表示,2018级软件工程的孩子们他很喜欢、答卷很好、不可能给低分。“什么见鬼的分数要服从正态分布,抱歉,我只在意学生!……给多少90分以上的人,是试卷的结果,不是教务办定的指标……”

日前,话题引发大量师生关于大学生成绩是否应服从“正态分布”的讨论。

多所高校的学生、教师向记者证实,学校有关于学生成绩需要服从正态分布的规定,一些学校查得严,“90分以上高分段学生不能超过20%”;也有一些学校这一规定停留于口头通知阶段。

涉事教师确有对“正态分布”不满

据了解,所谓成绩的正态分布,是概率分布的表现形式之一。以100分为满分、60分及格为例,将学生的分数段制成统计图,当90-100分人数及60-70分人数占比较少,70-80分学生占多数,且成绩以平均成绩为中轴,向两侧逐次降低时,则属于“正态分布”。

一名中南大学本科毕业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该朋友圈确为该校教师所发。

据了解,上述吴姓教师系中南大学软件学院特聘副教授、澳大利亚蒙纳什大学副研究员。据中南大学官网引用的1月15日的新闻,“吴姓老师表示,由于家里亲人刚刚去世,加之年终各项工作繁杂,情绪低落,在与教务办工作人员沟通过程中,存在误解,误以为要自己修改分数。事后出于个人情绪原因,在私人QQ说说和微信朋友圈发了一些带情绪的言论,属于个人的情绪发泄。”

新京报记者在中南大学官网有关规定中看到,“笔试试题内容要求覆盖面广,包含多种题型、分值分布合理、难易适度、分量适当,有一定的区分度和效度……课程成绩分布明显异常,评卷教师应立即将情况向所在学院报告,学院查实后提出处理意见……”

多所高校规定“成绩应呈正态分布”

记者了解到,浙江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吉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农业大学等多数高校教务处关于成绩评定的规定中,都明确了“成绩应呈正态分布”的相关规定。上海交通大学课程考核管理办法则明确,百分制成绩平均值建议控制在75分左右。然而,相关规定在实际执行中,却“可松可紧”。

北京某高校退休教师霍斌(化名)表示,在他就职期间,老师需要通过学校教务系统上传学生的成绩,这个系统自动设置了分数需要符合正态分布,“如果大于90分的人数超过20%,学生的分数是上传不上去的。这就导致了老师迫不得已在阅卷时,抬高标准,把一些本应在90分以上的学生压到89分。”

“这非常不合理。但我作为一个年长的老师,也摸清了一些规律。我会按照正态分布的要求,根据自己的教学经验,去安排教学强度和试题难度。这两者满足了,学生的成绩基本会呈正态分布。”霍斌说。

吉林某高校大四学生小莹也告诉记者,“学校没有明确告诉我们成绩要正态分布。但是,在学校的查分系统中,能看到每一科成绩的分布,确实是70-80这个分数段的学生最多,高分和低分都少。”小莹还说,她所在的班级属于“基地班”,招收的学生基本都是高考中成绩最优秀的学生,“大家都很努力,但是成绩告诉我们,得89分、79分的学生有很多。”

一线教师称正态分布可避免教师权力滥用

也有教师表示,这一规定“并不是必须完成的”。

吉林某高校文学院教师李青(化名)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学校教务处曾下发规定,称考试成绩应呈正态分布,原则上优秀率(90分以上成绩)应控制在20%以内,不合格率(59分以下成绩)应控制在1%-10%。“但是‘应呈’是一个很宽泛的说法,作为老师,我不会严格按照正态分布,去修改学生的分数,而且改分在学校看来很不现实,要经过层层审批。”

“作为老师,都希望学生向更优秀的方向发展。”李青说,他所在的系,学生确实都非常努力、优秀,有时,按照他的要求,班里有一半的学生可以取得90分以上的成绩,如果告知学生成绩一定会正态分布的话,这反而会打击学生的学习积极性。

另一名“双一流”大学教授高翔(化名)表示,他所在的学校,如果学生的成绩严重偏离正态分布,他有时会被要求向教务处提交一份情况说明。“老教师一般不会被这一规定左右,有自己的原则,是多少分就是多少分,不会压也不会提;但是年轻教师的压力较大,会担心被要求写‘情况说明’。所以,就我看到的现象,年轻教师在控制分数这块会比老教师严格。”

正态分布是否真的不合理?事实上,这个“规律”,很大程度上也避免了教师的权力滥用。李青说,一方面,没有“正态分布”的规则,一些老师可能会为了讨取学生好感,打出大量高分,造成分数上的“通货膨胀”,导致课程变为“水课”;另一方面,也会导致教师对课程、试卷的难度失去判断力,从而导致教师责任心下降等。

李青认为,平衡评分公平、带动学生积极性的一个好的做法是,根据一套课程标准,把授课老师和出卷老师、阅卷老师分开。“学生考出的分数是多少,就记录为多少,全部高分,说明这个班级的知识掌握情况好。”此外,高翔告诉记者,以学生的成绩排名代替最终成绩,“会更具有说服力。”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告诉新京报记者,正态分布是一个理想的数学模型,只能基于事实生成,而不能用它来要求事实改变之后符合正态分布。“它要求的样本是随机抽样的,而大学里一个班的学生已经经过多次筛选考试和相同课程教学过程,已不昰随机抽样。正常情况下,大多数班级的分数都会呈现非正态分布,他们的考试成绩符合正态分布的实际可能性较小。此外,正态分布要求样本数量足够大,具有统计学的规模,一个班级的学生数显然不足。”

储朝晖还表示,对于“学校要求老师改成绩以符合正态分布”的讨论,不能止步于批评具体做法的机械及不科学。事实上,教育部并无明确规定,要求高校成绩须呈正态分布。高校之所以会有相关规定,其出发点是希望老师的出题难度处于相同的的水平线上。“但这其实是很难做到的,有的学科本身就是难,有的相对容易,有的学科主观性较强。”储朝晖认为,在试卷的拟定中引入“同行评议”,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方法,“试卷出好后,让同行去判断,题目是不是符合本科水平学生专业知识掌握的需要、是否过易过难等。”

采写 新京报记者 戚望 校对 李项玲


Copyright 2020 © 学致家教网 备案号:辽ICP备2021002800号辽公网安备 21080302000348号

客户服务热线

18100887689

微信号

zh2905234572

在线客服